痛苦的倒着时差

半夜2点多还是睡不着觉,只好上线和LP聊天。之前曾经到过的离厦门最远的地方,是和继量一起从西安做火车途径36个小时到达吐鲁番,然后一路长途车通往新疆深处。原以为西北对最最东南厦门来说是我能到达的最遥远远的地方。没有想到,这个记录这么快就被改写了。昨天,在经过了11小时的飞行之后,终于涉水万里来到了离家万里的西雅图,从而开始了总部的朝拜之旅。

突然发现我的space好久没有(>2年?!?)写过东西了,也许该更新更新space了。如果天天都是3,4点睡觉,这可成个大问题了。想起大学时候通宵后考试全挂的历史,有点后怕明天的meeting了。

9 thoughts on “痛苦的倒着时差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